首 页 时 政 金 融 电 商 企 业 法 治 曝 光 直 销 人 物 商 会 公 益 综 合
您的位置:首页 >直销专栏 > 人物 >

中科光电子:实力开启赴澳上市之路

时间:2015年12月21日
简介:无论是从以前的宽带中国,还是到如今的“互联网+”。这些都是我国在信息基础建设上面的不断发展和升级,而这些,还要重点依赖光通讯设施的不断升级提高。今天我们就非常荣幸的采访到衡阳市中科光电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卢立建先生,请他和我们共同来分享在这个行业当中的重要发展。

文字实录

中国网:您好,欢迎收看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我是方悦。无论是从以前的宽带中国,还是到如今的“互联网+”。这些都是我国在信息基础建设上面的不断发展和升级,而这些,还要重点依赖光通讯设施的不断升级提高。今天我们就非常荣幸的采访到衡阳市中科光电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卢立建先生,请他和我们共同来分享在这个行业当中的重要发展。

您好!欢迎您卢先生。

卢立建:您好,主持人。

中国网:我知道您刚开始并不是从事这个行业的是吧。后来一个什么样的机缘巧合让您做上这样一个非常有难度的行业呢?

卢立建:说来话长。我之前是做房地产行业的,对这个行业一窍不通。我记得2011年的春节,当时在我们国内房地产行业应该可以,我们当时那个春节卖出了很多房子,账目就呆了不少钱。当时我在想,是继续做这个行业呢还是继续做房地产?当时公司的一帮高管在那里商量。

中国网:那个时候做房地产还是蛮赚钱的吧。

卢立建:那个时候做房地产还是非常赚钱的,我们就说房地产就不要做了,我们去做实业方面的吧。在这样情况下,就偶尔认识一个朋友,他就在做这个行业,当时他这个公司里面应该是急需钱,当时我们在那一了解的时候,他就说你有没有兴趣投入这个行业啊,我问他是什么行业啊,他就说是光通信产业,做这个陶瓷插芯的,当时公司里面就一个团队对这个市场做了一些了解,就觉得,这个光通信行业是为了中国的发展,是个最朝阳的一个产业,而且他的成长性非常大,当时我们就没有考虑那么多,也就是在四五分钟我们就拍板了,进,我们要进入这个行业,不到一个月,我们就进去了。

中国网:这个投资当时有多大?

卢立建:当时投资是一个多亿。我们也想根据我们自己账目上的一些钱,还有一些资金,这将是我们股东自身就有的钱,资金我们这一块,应该是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就进去了。当时的话我们就说,只要把这一个多亿的资金到位了,认为过来六个月就可以投产了,到了第七个月应该就有利润了,到了第二年第三年,应该会是一个可以有个非常好的回报,那么好了,到了一进去过后,完了,才知道这个产品并不会像之前讲的那么容易,我们记得第一批生产出来的产品,合格率只有百分之二还不到,几乎是有百分之九十八全部是报废的。

中国网: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卢立建:其实就是我们原来给这家公司的合作,他技术还没有达到那个要求。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把这家公司从头到尾进行彻底的调查。我们已经是进了这个行业的,已经是当时的话员工有那么四百多人。我们公司应该是把所有股东的钱全部都投进去了,那个时候,我们在那里决定,到底我们是继续走下去,还是就此打住,那么就是我们几个公司几个高管又在那里商量。我们那些高管啊,之前那些股东啊,听到这个合格率只有百分之二,原来这家公司根本这个技术,还没达到这个要求,大家刚开始都是心里很伤心。那个时候几个股东对我非常支持和相信。

中国网:那个时候没有反对您,没有说大家跳脚了。

卢立建:中国企业,一般像这种情况,他肯定怪你这董事长,你把这个钱拿去投资这个行业,又是你一个人做主的,你为什么不把人家调查清楚,当时这些股东不仅仅是对我没有一句怨言,他们就是一句话,之前是你来决定的,接下来还是你继续决定,当时这些股东这样给我一讲,我们这个心里感觉胆子就大了,当时说实话,我也犹豫,我说这个项目是国家重点扶持项目。连国家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搞出来,我们作为一个民营企业,我们去搞这些事是吧,这不是天方夜谭吗?我当时也很犹豫,当时的话我就跟这帮股东说,你让我回去,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早上八点半,我们还是在这个地方,在这个位置,大家继续来碰面,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我就八点半准时到了公司会议室。

中国网:我想问您,这一晚上您都在思考什么呢?

卢立建:哎呀,我那天晚上思考啊,我说其实做这个行业,我们现在不继续做下去,应该我们没事,为什么,因为毕竟我们现在的钱,还是之前做房地产赚回来的,但是我说,我们三五个股东没事了,已经跟着我们有三四百号员工,他们怎么办,而且的话呢,在这之前这里面有一些员工,确确实实非常非常的让我们公司感动,我们刚开始在安装设备的时候,厂房装修的时候,这些员工,没有星期天,没有下班时间,所谓的五加二,白加黑,在我们中科里面,天天都在那里体现。我说我们这边不干了,意味着这么多的员工他要另外去找工作,就是说,我那天晚上思考就是这样,第二天早上,八点的时候,我们就是继续干,就一个字,那么,这些人说好啊,那就继续干,那么继续干下去,不是干就干,意味着还要把之前这些设备,就是说生产出的不合格的产品,还得进行重新整改,而且还要组织专业的研发团队。

支持人:对,您刚才提到了,说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您晚上在思考的过程中,觉得如果是从钱的角度来讲的话,那么这几个股东,对于股东来说,是损失一些钱,但是其实你们已经从其他的生意上面赚回来了,对你们来说损失的可能只是钱,但是想到了其他的这些员工付出的艰辛和他们未来的前途,您决定还是干下去对吗?

卢立建:没错,我们就是说,看到了这些,我们觉得就是说干下去了。当然了,这时的决定继续干下去,我就比之前要慎重了,当时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在这个半年多以来,实际认识了从事这个行业时间比较长的一个工程师,我记得很清楚,他现在是我们公司里面的总经理,当时那天晚上思考的时候,我记得是一点多钟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我说王总,我们中科光电现在目前这个情况,产品到底做下去,我说有没有前途,那个王总就给我讲了一句话,这个产品做下去肯定有前途,但是你必须要把之前的那些设备、工艺,必须全部的推翻,也就是我们必须要组织重新的一个研发团队,要创造自己的一种工艺,来继续做下去,那么这个的话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鼓舞,之前那么多的设备在那里,你说就把它们当做废铁给卖了,我记得那些一个配件就是几万块钱就把它扔掉了,而包括原来厂房,装修好的,有些新的布置也要把它整改过。我记得那天晚上实际上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多起床。不管前面是什么,我们必须要走下去,只要有希望,那我们就干,所以说第二次的改革决定就这么干下去了。

第二天,我们到了会议室,我说我要继续干,股东说你说怎么干,我们都跟着你去干,我觉得这个股东会议开完之后,我后来我又召集了大概五六十个员工,公司里面的那些员工,我给员工一起聊天,我毫不隐瞒告诉员工,因为我们现在公司所做的产品是根本达不到市场要求的,那么我们现在面临两个选择,我说我们是,一重新开始干下去,二那么我们现在就退出这个行业,到现在改亏得也就亏了,如果要继续干下去的话,我说你们都是有风险,我说我现在还没有把握一定会搞成功,也许我们再干六个月,还是这样一个情况的话,也许你们的工资都发不了,我说我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把所有的资金全部要投到研发、设备,这方面去,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每一个员工的话,每个人只能给你发一百块钱的生活费,你在公司里面车间里干活的时候,我们就吃方便面,大家如果愿意留下来跟我们干的话,我们就继续来,如果不愿意的,今天开始请各自回去,结果六十多个员工大家全部都在那举手,他说老板,我们跟着你一起干没关系,我家里还有一万块钱,如果公司需要的话,我们拿过来可以支持公司,我记得有一个员工的话,把自己的车都卖掉了,把那个钱拿过来给我们,所以说就是那样一个场面,那我当时就更加的有决心了,我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定要实现五加二,白加黑,我们要把前面浪费的六个月必须要抢回来。

我们咨询了很多专家,这里面包括中科院的一些专家,还有清华大学的,还有重庆大学的,武汉的等等很多的教授,他们都来给我们一些指导,给我们指导的时候,我们就说在通过了六个月时间的努力,结果我们真的把那个产品给做出来了,我记得当时做那个产品的时候,这个产品程序工艺比较多,总共有二十八项,从第一项要做到最后一项的时候,需要半个月时间,我们从第一个开始,到那个半月,大家眼睛是盯着那个地方,结果最后一个产品出来的时候,哇,指标达到合格了,很多人在那个地方欢呼,当时我心里面是什么样的心情和滋味,我是说不出来了,我说这个产品合格不合格并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我当时不相信,我们的是合格的。

中国网:为什么不相信呢?

卢立建:因为我们有了第一次的经历和教训,结果后来我们把这个产品拿到了那些给他们去试用,结果他们试用完给我们一个指标报表的时候,完全合格,我们拿到这个的时候,我们那时候想,哇,这么多天来的付出还是有一点收获的,当时我们到了这个时候,产品已经做出来了,当时公司里面,有是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什么问题,因为我们这个陶瓷插芯它有一个毛坯,我们这个毛坯培还在依赖于日本,要从日本那边拿回来,日本人做生意,他要把款打过去,现在国内做这个行业都是这样,把款打过去然后排队,要一个月两个月,他才能把这个货给你发过来,而且发过来成本非常高,我说成本先不算,但是这个产业想继续做下去,必须要把前面那个毛坯的工艺,我们要把它攻破,当时拿这一款来说,有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在做这个产品吗,国内能够生产的,当时国内不多。我记得当时的话,在国内有百分之九十,生产这个的厂家都是要到日本那个地方去进货,当时这样的话,我们就觉得,一个是技术壁垒,第二个又是资金投入非常大,第三个这个时间又是非常的漫长。

我记得我又是给我们公司的技术人员,找我们王总继续商议,我说王总,我们这个毛坯有多大的把握,他也心里没底,他给了我,我记得当时印象很深刻,我当时给他谈,他说我们先去买一台设备,小规模的做试验,那我就问他,那如果按你这个思路来的话,当我们满足这个市场需要,要生产多长时间,他说两年时间,我想,这两年时间等不住,所以说当时的话我就给王总讲,我们批量投入,批量投入是什么概念,我就把我当时所有的房子,所有的资产,全部抵押给别人,最后拿回来四千万,这四千万真的是保命的钱。我当时把钱,筹齐了之后呢,王总不敢花,他说卢总,这个事情,是几个股东,是我们中科全部的身家。他说,如果我们现在已经把前面程序搞出来了,我们现在利润低一点,我们慢慢做,等几年以后再来,他说把四千万一花,万一不成功,这直接影响到我们

中国网:将来的生活。

卢立建:我们之前这六个月的这个成功啊,这事情都会把这毁掉,那么我说没事,我说你去干,就这样,我们这六个人,在车间里埋头苦干,那么又有六个人,在中科院,在北大、清华、武汉的大学里面,请很多的专家过来指导,这个特别要感谢的是原来清华大学的一个教授,他亲自跑到我们衡阳来,他了解了我们中科的经历过后,因为很巧,他老家是衡阳的,他说在我自己的家乡能看到这样一个企业,他感到非常非常的兴奋,所以说,他过来给我们无私的帮助。真的你自己都没有想到,我们预测是六个月,要把这个产品,把它拿下来,结果我们三个月,我们就拿下了,然后我们到了六个月的时候,是实现了批量生产,到了一年的时候,完全甩开了日本的那些所有的依赖,把这个产业,需要日本的一些原材料啊,设备啊等等,我们全部给他打破了,全部实现了国产化,那么全部实现了国产化,到了2014年的时候,中科,因为我们全部实现了国产化,所以我们2014年到现在,每个月百分之二十的速度,现在在迅速的发展。

中国网:对,其实这个行业就像您刚才所提到的一样,一个是对资金的需求非常高,另外技术壁垒以及时间的长度都是要求非常大的,那么当初你们等于说是门外汉,后来入了这个门当当中,我想其实可能您也有一种不服输的这种精神,然后想要去有一颗起码会有一颗爱国的心,想把他国产化,摆脱日本啊,摆脱其他一些国家,这种技术壁垒啊,让它实现国产化,那么在这个推进的过程当中,除了刚才您说创业的过程当中,因为很多很多原因,造成的一些困难之外,有没有其他方面的困难,更进一步的困难,让您觉得当时,甚至有点想放弃。

卢立建:我们遇到很多困难的时候,它不仅仅是一些技术上的一些困难,很多那些不理解我们的朋友,包括同行业的,因为他知道,中科如果成功起来的话对他们是种压力,在一些舆论上面的,对我们的一些主题宣传,原来说中科是永远做不出来产品,中科是拿这个产品是在玩资本运作,等等一系列压力,是太大了,所以说我们到了今年2014、2015年在全世界最权威的巡视网上,他给我们中科光电做了一些非常好的评论,那个时候是很困难的时候,我们公司里面的那些市场部的销售员,到那些客户里面去,那些客户都不接见,说你们中科来干啥,产品又做不出,不合格的,那么现在的话,下面的销售部的到哪一个企业里面去,到那些客户里面去,都是老板出面要接待,为什么,因为我们中科目前这个的产品,他给我们合作,他能获得优势啊,大家到日本去买,成本比如说要十块钱,到我中科这边去买,他只要五块钱,那么现在的话呢,我们中科人出去,那就比较受欢迎了。

中国网:从吃闭门羹到现在腰杆挺直了,是吧。

卢立建:腰杆挺直了,应该是这样说。

中国网:对,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目前发展的状况,又是什么样的呢?

卢立建:目前我们中科光电的发展,应该说我们在国内行业排到第三,第二富士康,我们中科现在是第三,当时我们已经经营到六月份,在江苏苏阳,我们已经买了两百五十六亩土地,那边已经买了九万平方的厂房,这是我们中科的二期发展规划,那么在经营十二月底,我们就会项目投产,那么进行投产过后,我们会在这个行业排到第二,我们江苏那边的规划,我们要在三年四年之内,我们要把产业要做到全国第一,那么全国第一,那么就是全世界的第一了,这是我们中科的一个规划。

中国网:对,其实刚才我们提到,说这个光通信行业,它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是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的,那我想对于很多的普通百姓来说,我们所了解的信息通信技术啊,什么光通信啊,这些听上去非常高大上的词,似乎很陌生,您能用一些通俗易懂的比方、比喻来给我们形容一下吗?

卢立建:我想应该是这样,我们所说的这个信息产业,什么四级、五级啊,这是一个美好的蓝图,好比是,我在盖一栋大厦,高楼非常漂亮,那么这样的话,我们光通信行业,像我们中科光电所生产的东西,就是钢筋和水泥,这个漂亮的大厦如果没有钢筋和水泥,这栋大厦是盖不起来的,就是这样一个比喻。

中国网:对,现在呢,我们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随着我们企业的不断发展壮大,要到澳大利亚去上市了,有这样一个准备是吧?

卢立建:这个澳大利亚上市,我们已经是准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是吧,今天很碰巧,我们在澳大利亚北京展腾董事长是在澳大利亚,正在给中科光电上市,办理批复文件,我今天已经得到消息,批复已经拿到了。

中国网:恭喜您。

卢立建:谢谢谢谢。

中国网:马上就要赴澳大利亚上市了,这个上市的过程以及后面的发展会对我们的企业产生什么深远的影响呢?

卢立建:我们中科所有的股东,我们的上市不是所谓的想把一万块钱变成一百万,或者变成一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就结束了,我们中科光电,我们上市,就是要把企业做大做强,我们整个公司里面的员工,也是一样,我们都是抱着这样一个心,我们去那边上市,我们不是说要把自己的生意翻几倍,我们上市,我们目的要提高我们中科的品牌形象,我们还要把这个做大做强。

中国网:我想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企业也是经历了很多的风风雨雨,从创立之初,到企业发展的越来越顺当了,到现在的我们马上要上市了,上市之后还有更长远,更广阔的空间,有待我们去发展,那么其实,目前企业发展到这个阶段来说的话,已经经历了最初创业的那个艰难时期,到现在平稳发展了,您觉得现在目前的企业,我们的优势是什么,我们在四年整个的发展当中,得到的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到目前为止。

卢立建:我们中科,现在的发展,应该说比之前更加的压力大,因为我们之前的定位是,把这个产品做成功,现在我们的目标,我们要把中科,要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导者,那么这个的话说,我们现在的话,每一个人都是非常非常的,我们从来没有放松过,我们一直在努力在做,在做的话呢,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的去做,为什么要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导者,因为我们中科我们是有根据的,而不是说靠吹出来的,在我们中科,拥有自己的,自主创新和工艺过后,我们在质量和价格,在国内处于很明显的优势,而且这个优势非常大。

中国网:刚刚您提到了,一个是我们的质量过硬,我们的成本很低和同行业相比,另外我们的人员人心相聚,还有一点,我了解到的,我们所生产的产品,他的环保程度非常好,是吗?

卢立建:如果这个产品环保这一块都通不过,那么就不用去做这个行业了,我们中科从成立到现在为止,我们对这个环保一直是做的很好的,非常非常注意这方面。

中国网:其实企业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了,现在的压力比以前更大了,这可能让很多人意想不到,因为很多人会觉得,企业发展到一个比较稳定的阶段的时候,尤其是已经上市了之后,有些人会认为,您可能会在某一瞬间稍微能歇一口气,接着往下走,现在目前公司是您事必躬亲的去操作,还是说在整个管理的过程当中,有着团队,比较好的管理方式,您可以在很多大的格局上面布局?

卢立建:现在我们中科不存在管理方面,现在是人人是老板,人人都很自觉,都非常自觉,公司里面就是说每个月的三四号都要开一次月度总结会,总结一下下个月的工作任务,下达各项的指标,那些指标,都是到了,过来之后都非常自觉,我觉得我们公司里面,与其说是管理方面,我觉得中科这一方面人人都很自觉。

中国网:到了这样一个程度。那其实我们现在发展,刚才您提到了,未来我们要更加的抓企业的管理,抓人心等等各个方面,让企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那么从同行业的角度来讲,目前我国,中国的光通信行业发展到什么阶段了呢?

卢立建:中国的光通信行业,现在发展应该是领先于国际,在国际上面我们应该是领先的,我们平时看的新闻,中国现在主要是两大行业,一是高铁,二就是光通信,在商业依赖,在光通信行业,一直占有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市场氛围,一直在领先,所以说我们这个,光通信,我相信在未来几年,中国还是继续成为领先地位。

中国网:李克强总理提出的“互联网+”这种概念,那么现在也是,谈及任何行业,必谈“互联网+”,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那都和我们的光通信行业,和我们的信息技术产业,是密不可分的,这和我们公司的发展,以及未来的一个走向有什么密切的关系呢?

卢立建:这个密切非常大,一个企业它从一个产品,它如果不能给国家的一些政策去发展,我想这个企业做起来也是比较吃力的,我们中科光电,我们在经历了国内很多企业无法想的的困难这种经历,但是我们中科光电为什么会从这么多的一个困难里面走出来,而且现在是呈现一种良好的发展趋势,这个就是给这个行业,跟国家的政策,是密不可分的一种关系,那么就是说我们中科光电,我们会时刻关注国家的一些相关政策,我们也会不断的提升自己的研发能力,加大投入,主要还是以人为本。

中国网:其实我们刚才谈到,上市这一步骤,我想您可以跟更多的想要上市的企业去分享一下,像展腾集团和我们这边是密切合作的一个关系,在上市的过程当中,两家是怎么样协同发展,经历了哪些事情,给我们分享一些细节的内容吧。

卢立建:我们上市也是一个很巧的机遇,有一次,去年应该是在2014年十月份左右,长沙一个酒店,我遇到了高总,当时我们双方之间,交流了一张名片,后来大家就坐在一起聊啊,我们目前在做什么做什么行业。后来一聊完之后,他说像你这个情况,完全可以到国外去上市,我当时我一听这个上市,当时没有把这个事情当回事,结果到了半个多月,高总又给我打电话,他说我已经把你公司的产业做了一些调查,他告诉我,他说你要有信心,为什么,他说澳大利亚那边上市国外资本市场,他不看你之前的指标达到什么样,他主要是分析你企业成长性是什么样,他说中科从事的这个光通信行业,你这个成长性非常非常好,完全符合上市,上市我们了解你必须要达到多少盈利是吧,我说你必须要实现多少税收,是吧大概,他说澳大利亚那里你就是说,亏损不要紧,他说真的是可以上市,结果我们就把那些资料,把财务的报表就发给高总,高总的话就经过国外会计事务所,那些国内啊是吧,这些的调研,结果他们确定了真的可以上市,那么这个过程之中的话呢,高总他原来是帮我负责我们上市的,他是负责上市上成了我们的股东,为啥,他说你这个股份要让出去给别人的,千万不要,你要是让出来的话你全部给我,那么就是说,上市过程呢,最有意思的就是说,我们两家本来是合作关系,后来上升为了股东关系了。

中国网:是这样,其实这个上市可能对我们未来的走向海外市场,走向整个的世界市场,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一步了对吧。

卢立建:据我了解,展腾在澳大利亚,他是一个非常知名的一个公司,我想就是说,展腾人能成为我们公司的一些股东,好比就是,比如说某某公司现在也是你的股东,那你这个公司的话是一个什么概念,我想就是说,展腾成为我们中科光电的股东,会在我们在澳大利亚上市以后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中国网:那您希望我们的中科光电在整个的光通信行业当中所站的位置是怎么样的呢?

卢立建:我们期待着,在这个行业,作为领袖者,但是我认为我们公司,你要是在这个行业,要做到第一第二第三啊,我觉得这些名次不重要,我们重要的我们想这这个行业要把它做到最好,就是目前自己要做的。

中国网:这个已经是非常高的目标了,当然对于我们的企业,还有整个市场要求都是非常高的,那么我们想啊,像光通信行业,这么高科技的产业,它是更新换代非常非常快的,技术更新非常非常快,日新月异的,而且像很多的发达国家,在技术上不断的更新,不断的进步,不断的创新,那我们在这方面是否做好了全方位升级的准备呢?

卢立建:这个我们准备的应该说非常非常充分,我们光通信行业,他是更新换代非常快的,所以说我们公司里面的研发团队,我们对未来三年,五年,十年的一种预测,应该说现在五年过后的产品,我现在是研发,放在我们仓库里去了,只是我现在不拿出来。

中国网:为什么?

卢立建:因为我们已经是为五年过后,这样的一个发展趋势,我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为什么苹果三推出来的时候,到什么时候推苹果四,到现在推到苹果六,我们中科也有这样一种战略,做好准备,至于为什么,那我就下次再告诉你吧。

中国网:对,也给我们更多的遐想的空间,那最后一个问题,想请教您个人方面的,就是您个人的梦想是什么呢?

卢立建:我个人的梦想,我能让我们中科一千号人都能过上安心富裕的生活,这就是我个人的梦想。

卢立建:企业的梦想就是您的梦想。

中国网:是,也感谢您今天给我们大家分享这么多,其实我想在整个的光通信行业还有我们的信息产业发展当中,必不可少的就是我们这些能够有着创新、勇气和智慧的人不断的去努力,只要我们不断的努力了,我们整个大的市场氛围才会越来越好,而且整个的光通信行业能发展的越来越好,所以在这里也是期待着您,给我们写出更好的一个未来。

卢立建:一定!

中国网:谢谢您。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我是方悦,让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上一篇:赛莱默副总裁:企业与中国市场的融合

下一篇:康腾集团:致力做终端水处理的领军者